在学校厕所上弄到高c

在学校厕所上弄到高c   >   你说我说   >   正文
你说我说

在学校厕所上弄到高c:遗憾不会将明媚夏天的毕业季染上忧伤,亦如未来人生

发布日期:2022-06-17    作者:文/谭晨妍 图/王逸青    编辑:许奕清    浏览次数:

“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,时光的河入海流,终于我们分头走,没有哪个港头,是永远的停留”,耳畔响起熟悉的旋律,转眼就是六月,又到了一年毕业季。

“毕业”,有人认为是伤感的、不舍的,有人认为是值得期待的、展望的,有人认为是要走出舒适圈、开启新一段未知征程,所以是焦虑中带着不安的。毕业意味着什么对每个人来说不太一样,即将成为“校友”的你心中有怎样的体会呢?是否像歌中唱的那般“曾经总以为毕业遥遥无期,不知不觉我们就各奔东西”,因为不舍与熟悉的师长朋友告别而感到惆怅?是否因为前方道路迟迟未定而感到无所适从?或者...是否在深夜思考人生时刻回望过去大学四年,心中泛起丝丝“遗憾”?

在当下这么一个特殊的抗疫背景中,大家原有的学习、生活、就业等轨迹被屡屡改变,,我们似乎缺少了许多过往“传统”大学生活的浪漫——家人/异地恋对象无法来到学校、没来得及将几个校区和济南逛遍……种种种种,心中难免留下遗憾。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这样那样的遗憾,整好心理行囊,好好说告别后轻松上阵呢?



首先,让我们理解“遗憾”究竟是什么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每逢毕业季高校都会掀起“晒遗憾”浪潮,毕业生们在为自己内心悸动呐喊的同时也在进行反思内。⑾M纱烁韬罄凑呔,好像这样自己的遗憾也能被弥补一些,比如“给学弟妹提个醒,好好……不要像我一样留下遗憾”。而每当我们谈起“遗憾”时,伴随来的往往还有“后悔”,而这些后悔情绪有明显个体差异,不同人对其耐受特征不同,有的沉浸“如果重开,就……”的幻想,有的为小事嗟叹,有的感到压力和焦虑。

对于处于象牙塔和社会交替阶段的我们而言,本身就会有瑕疵和不完美,无论是否有时光机,“青春的遗憾”都是必然存在的,比如人生缺乏充分的规划、对未来准备不充分、性格缺陷没有得到很好修正和弥补、自我中心而人际关系紧张……如果“遗憾”太过强烈,它带来的是情绪困扰和心理内耗,而这往往也是我们需要在洪流中适当停下来,“对过往进行一次深刻自我思考和解剖,找出阻碍个人发展和心理建设的现实困境和应对策略”的提醒。

或许我们心中遗憾的根源本不是疫情这个变量,而更多是自己的问题:没有卷得昏天黑地各种奖学金或offer拿到手软,没有好好谈一场恋爱,没有把想说的话和“那个人”说清楚……“晒遗憾”不仅感叹过去,其实更是期待改变、提升自我。而当遗憾没有被好好处理和对待,成为执念或芥蒂并在日后道路上遇到相似情境时,我们往往产生自卑或消极的情绪。



心锚效应(即“人的某种情绪和行为与外界的某个事物之链接,产生条件反射”)告诉我们,通过改善细节可以做到介怀遗憾。个人的情绪行为都与外界事物有一定联系,外部事物对自己的影响形成固态认知以及相应的锚(某件事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成功→结果意外地没有→产生负面情绪和遗憾→在日后遇到相似挑战时往往身心消极对待—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)。我们可以通过一定细节上面的改变将遗憾慢慢淡化,比如再一次面对同样事情时通过已积存的努力来将它完善,对原本未实现的事情再度进行计划和设计,一定程度上将遗憾转化为一定优势和动力,实现正向转化。另一个层面上,心锚同时也是一种比较重要的提醒,一些过往经历的遗憾、让自己感到失败怀疑的人、一些紧张场合的出错……这些心理的锚往往我们无法改变,就像我们无法回到过去,但它们会成为人生道路上的提醒,在此后面对相似/相应情境时形成内心的情绪和计划反应,让我们知道应该如何应对,能够将既有的经验或成型的遗憾转化为个人发展的推力和信念,成为一种比较积极的存在。

“也许值得纪念的事情不多,至少还有这段回忆够深刻。是否远方的你有同样感受,成长的坎坷、分享的片刻,当我又再次唱起你写下的歌,仿佛又回到那时候……”歌曲还在悠悠然,希望即将远行的你再次翻开“山大心理”时,能回想起我们携手度过的点点滴滴。新的征程,:茫

参考文献:

[1][2]孙曙峦.大学生“晒遗憾”,晒出醒悟与希望[J].教育与职业



在学校厕所上弄到高c-掀开学姐的裙子-学长让我上课夹震动捧